境外旅游

首页 > 旅游 > 境外旅游 > 内容页

第三次去汉中 王剑利

日期:2018-07-03 15:05:30 投稿:COCO 来源:|0

第三次去汉中

作者:王剑利

算算,近二十年里,我去了三次汉中。

第一次是1999年的这个时候。那时候流行单位组织春游,我和单位的同事一块儿去了汉中。那年,我的孩子还不到七岁,正在上幼儿园,非要跟着去不可。我一人领着孩子,一路上操心着他吃喝拉撒,有时候还要抱着他,自然,游逛的效果大打了折扣。每到一个景点,匆匆一过,真像是撵贼一样。还好,那次留了几张照片,多多少少能引起我的一些美好回忆。


第二次去汉中,是在2010年秋冬的时候。也不知组织者出于什么目的,偏偏选在了旅游淡季而去。景点的人太多自然不很好,嘈杂,甚至拥挤,自不必说,就是想照好好几张相都难,抢镜是在所难免的。而游人太少,总有一种凄凉之感。

我们这次去,在偌大的南湖仅有我们一拨子二十来个人,景点的门面房十有八九上了锁,工作人员也显得并不热。你说,还有什么游玩的兴致?

第三次去汉中,我跟着团,又正值春夏之交春光旖旎,加之刚刚落了一场大雨,自然要好多了。从汉中回来,我一直念叨着写一篇记述这次游历的文字。今日得宽余,逐有此文。

“汉中是个好地方”,这是我三次到汉中后都不由自主地说过的一句话。

汉中到底好在什么地方呢?单就这次去的山沟野峠就值得乐道乐道。

我这次跟的团是“妈妈环保志愿者”和“非凡足迹”,我们直抵汉中南郑一个叫柳沟桥的村子。一个村子,叫我们足足游历了两天,临走时还有些留恋,还有下次再来的誓愿。这就要追溯它的独有旅游资源和引人之处了。


第一天午后,村支书领着我们上了他们村的茶园。开始,我并不在意茶园的大小,而只要会采茶就行。看着嫩潸潸的新叶,支书告诉我们,采一叶一头,品相最好;两叶一头者,次之。看来并不难,我跟着大伙儿走进了茶园,很谨慎地掐着一个个的一叶一头,两叶一头。

这时,有茶农走了进来,又到了我的近前,我随手抓出自己竹篓中的一些给他们看:“是这样的吗?”

其中一位笑眯眯地点着头:“是的!是的!”

看来,采茶并不难。

这下,我采摘的速度快了许多,也不用担心采摘的不够格而糟蹋了茶叶。有时候还有些得意地指点着旁边的人。

茶农告诉我们,采茶不能“掐”,而要“揪”。掐下来的茶叶不久就会发黑,影响品相。说着还演示给大家看。

我们“如法炮制”,一个个低着头采茶,时不时地照几张采茶的照片,以留纪念。


之后,我们去了更大的茶园,层层梯田,一缕缕的茶树,横的、竖的、弯曲的,全顺着坡势种植,修剪得齐齐整整,与山涧绿树野花交相辉映,咋看都美,咋看都叫人舒服,咋看都叫人舍不得离去,自然成了美女们展示美姿的绝佳机会。人与自然的融合有了静有了动,连山坡上的鸟儿也啾啾地鸣叫唱和了。

第二天上午,参加“妈妈环保志愿者”、高校志愿者与当地政府共同组织的第49个世界地球日活动,下午去了大佛洞溶洞。

走进大佛洞溶洞的一刹那间,我震撼了,“这么大的洞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,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大的洞吗?”同行的人不禁问,“这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人工凿出的?”“这洞是咋样形成的,需要多少年?有多长时间了?”

游人的问题太多了,导游小姐哪来得及一个个回答?看着黑咕隆咚深不可测的洞穴,借着闪烁不定的霓虹灯光,我看到了看到了石灰岩地貌独有的石笋、石柱、石钟乳,听到了听到了潺潺的水流声在耳边、在脚下,有时还有水滴从头顶滴落下来。


“太美了,自然界太神奇太伟大了……”

“这么好的地方,真是洞天福地呀!”

“哪一处景观都值得细细观赏,任由你想象,像观音,像罗汉,像弥勒,难怪叫‘佛洞’,叫‘大佛洞’!”

听着同行人的赞叹,我连连点头;听着导游的介绍,我觉得甚是美妙。匆匆地在洞内走了一转,并没有走遍,用了足足一个小时。如果时间更多的话,是不是还要看的更多更仔细,发的感慨更多更深刻?我想,应该是!


南郑,我印象中只有南湖一个景点的区县,竟有如此养眼的茶园,如此称奇的大佛洞溶洞,你就不想去感受感受?我不信,真的!

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

相关阅读

相关搜索

频道头条

更多>>

趣图推荐

本站推荐

猜你喜欢

热点图库

日期:1970-01-01
祁连山里的筑路人
祁连山里的筑路人 日期:2018-09-13
美炸了!贵州花海成仙境,个个都是最炫打卡地!
美炸了!贵州花海成仙境,个个都是最炫打卡 日期:2018-09-13

最新热点

精彩推荐

热点推荐

本站推荐

Copyright 2016 POPO.CN 泡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ICP证书编号:浙ICP备14027621号-7  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,请与我们联系处理。联系QQ:45678960